首页 > 联合出品项目
恭喜!节哀!
少见的喜剧电影佳作!荒诞而现实,笑中有泪……
项目类别:电影
项目类型:喜剧, 爱情, 都市
发行渠道:全国院线
发行公司:光线传媒(拟定)
投资总额
:5000万元
尚需投资:5000万元
备案状态:初审通过
简要梗概 | 详细梗概 | 项目优势 | 项目简介 | 阅读剧本 | 联系方式

简要梗概: ↑返回顶部


  吴用因为没钱完成准岳父要求的婚礼,从养老院租了个“父亲”办寿宴,想以此收点份子钱。谁知发完请柬之后“父亲”却心脏病复发去世,于是事件从此一发不可收拾……当然,经过一番折腾,吴用最终还是如愿以偿。
  版权号:华语编剧网版权保护号:2022-A-00028

详细梗概: ↑返回顶部


  吴用去女友童欣家提亲,途中忧心忡忡,因为童欣曾说过,吴用没房没车没存款,她的父母不赞成这门婚事。虽然这次童欣表示父母那边她已经搞定,但吴用心里还是没底。
  到童欣家后,童欣的父亲果然拒绝了这门婚事,无奈童欣以死相逼,父亲才再次妥协,但他提出了一个要求:必须举办一场高规格的婚礼。吴用看着列出来的清单算了一下,大概需要十万块钱,这让捉襟见肘的他头痛不已。
  回去后,童欣给吴用打电话,告诉他钱不够的话她可以一起凑,不料被父母听到。童父没想到吴用竟然连十万块钱都凑不出来,当下发飙。正好童父的朋友要给童欣介绍对象,童父逼童欣放弃吴用,周日去相亲。情急之下,童欣谎称她跟吴用已经定了婚礼日期,就在这周六,之所以这么急着办婚礼,是因为她怀孕了。童欣父母震惊之余,只好默认。
  吴用的前同事孙鹏的电话还是打不通。就在两个月前,孙鹏说父亲得了癌症,急需用钱,从吴用手里借走了五万——这是吴用的所有积蓄,本来是要留着结婚用的。当时说好一个月后还,但一个月后孙鹏却失联了。
  而吴用所就职的保险公司,同事们都在以各种名义办酒席收份子,夸张到连牲畜搬家、切个阑尾都要办一场。张伟和吴用在竞争销售部经理的位子,为了收买人心,不断抬高礼金,吴用越发捉襟见肘,随礼之后,基本剩不下什么钱了,为了婚礼规格能达标,他只好去找好友阿明借钱。
  阿明在一家养老院担任医师,最多能借给吴用五万。老家能给他拿两万,离婚礼规格还差三万。阿明给他出了个主意:为父亲举办一场寿宴,收一批礼金!吴用起初觉得不妥,但面对三万块钱的资金缺口,最后只好同意。一番紧锣密鼓的筹备之后,吴用向同事们发出了请柬。
  一切准备就绪后,意外发生了,吴父因为腿疼厉害走不动路,来不了现场了!就在吴用想取消寿宴时,养老院的周大爷主动提出可以做一天他的爹,帮他出席寿宴。周大爷本是一位孤寡老人,眼馋身边的老友庆寿,也一直梦想着给自己办个热闹热闹的寿宴,奈何没有这个条件。吴用与周大爷一拍即合,不料在他们商量细节的时候,正好被来养老院抢业务的张伟撞见,张伟以为周大爷就是吴用的父亲,于是拍下了两人在养老院的照片。他知道刘总特别注重孝道,便以照片为证,将吴用把父亲送进养老院一事报告了刘总,借以攻击吴用不孝,不料刘总竟面无表情地告诉张伟,这不代表什么,因为他自己的父亲也在养老院。
  就在吴用以为万事俱备时,意外再次发生:当晚周大爷心脏病突发,在睡梦中溘然离世!
  张伟再次来到养老院,碰巧赶上运尸车来接周大爷的遗体。周大爷的好友哭诉老周孤苦伶仃,死了都没人给他发丧,被张伟听到。张伟一惊,以为吴用不给父亲发丧,急忙赶回公司报告刘总。刘总得知后很是气愤,训斥了吴用一番,要求他必须尽到一个儿子的责任,给父亲风风光光地发丧。吴用怕自己找周大爷冒充父亲的事露馅,不敢过多辩解,只好硬着头皮答应,并通知大鹏饭店老板兼司仪王大鹏把刚布置好的寿宴现场改成灵堂。
  为了把葬礼跟婚礼错开,吴用把葬礼安排在了婚礼的前一天。
  吴用忙得晕头转向,手机都忘了带。童欣联系不上吴用,“擅自做主”在网上定了婚礼酒店,通知了吴用的父母。当吴用得到消息并接上童欣等三人赶到预定酒店后,差点晕了:这家酒店竟然就在办葬礼的大鹏饭店对面!
  吴用和童欣领完结婚证之后去拍婚纱照,吴用才发现婚礼也是王大鹏承办的!吴用求王大鹏帮他隐瞒葬礼的事,王大鹏最终答应。
  晚上,吴用和童欣去了以前常去的守夫……
  实名认证后的机构会员登录后可查看完整内容

项目优势: ↑返回顶部

  ■少见的喜剧电影剧本佳作,不管是剧情设计还是细节、台词!
  ■一线或二线演员主演!
  ■知名发行公司发行!

项目介绍: ↑返回顶部


  尚未正式开始融资,有兴趣的影视投资机构可先撩着。说不定,撩着撩着走到一起了~
  在一起!在一起!
  

  题图来源:电影《爱情真可怕》,图片与作品无关,仅做示意。

部分剧本: ↑返回顶部

  1、酒店礼堂 日 内
  婚礼现场,主持人王大鹏正在说开场白。
  王大鹏:(饱含深情地)春天来了,万物复苏,又到了人们交……婚配的季节,在这个春暖花开的日子,我们将见证一对新人,义无反顾地踏上幸福之路!(一下子激昂起来)Ladies and 老铁们,现在我宣布,吴用先生和童欣小姐的婚礼,正式开始!首先有请我们的新郎官吴用先生闪亮登场!(伸手指向舞台一侧)
  众人顺势看过去。
  
  2、大鹏饭店二楼宴会厅 日 内
  披麻戴孝、一脸麻木的吴用跌跌撞撞地跑进镜头,扑通一声跪在方桌前,对着骨灰盒放声大哭。
  吴用:(哀嚎着)你为什么说走就走哇……你可把我坑稀了……
  
  片头字幕
  
  3、【空镜】平原野外 夜 外
  夜幕下,一列老式绿皮火车,行驶在广阔的平原上。
  字幕:一个星期前。
  
  4、火车车厢 夜 内
  吴用坐在靠窗的位置,耷拉着双眼,心事重重地望着窗外。
  龅牙男坐在吴用对面,一把鼻涕一把泪,不停地哭泣着。
  吴用被哭声搅得很不耐烦,扭头看向龅牙男,顿了顿。
  吴用:哥们儿,什么事哭得这么伤心?
  龅牙男:(啜泣)我去女朋友家提亲,人家嫌我丑,把我给赶出来了。
  吴用:(打量一番)阁下的长相,确实与当代审美有些冲突……
  龅牙男:(哭诉)我俩是网恋,平时都是文字交流,偶尔发些照片,我承认照片有一捏捏水分……
  吴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龅牙男,周围的乘客也一起看向他。
  龅牙男:(自顾自地继续)可她说过不在意长相,她看中的是我的才华,谁想到刚一见面就……我爱她,如果没有她,我决不会苟活在这个世界上!
  龅牙男情绪激动,说完拉开车窗就要往外钻,吴用急忙将他拉住。
  其他乘客一阵紧张。
  吴用:(把龅牙男按回到座位上,安慰)兄弟,我能理解你的心情,坦白讲,我要是长成这样,我也会想死……
  龅牙男听后起身又要往外钻,再次被吴用拉回来。
  吴用:听我说完,我的意思是,如果你能把自杀这么大的勇气化为动力,将来干出一番事业,到时候谁还在乎你的长相?
  龅牙男:(急)我本来就事业有成,房子车子票子样样都有,可我还没来得及说,就被赶出来了……算逑,我还是不活了!
  龅牙男还想起身往窗外钻,又被吴用拉了回来。
  吴用:兄弟,冷静!这样,你听我的,我保证你们的婚事能成。
  龅牙男狐疑地看着吴用。
  吴用向前俯身,跟龅牙男耳语一番。
  龅牙男:(擦干眼泪,将信将疑)真的?
  吴用:(自信地点点头)Trust me!
  
  5、宏平市火车站出站口外 日 外
  童欣守在出站口外焦急地等待着,突然从出站的人群中看到了吴用,一下子兴奋起来。
  童欣:(兴奋地挥手)吴用!吴用!
  吴用听到喊声后也看见了童欣,高兴地挥挥手,急忙跑过来。
  两人亲昵地拥抱在一起,片刻后分开,微笑着相互看着。
  
  6、宏平市火车站广场 日 外
  吴用拉着箱子,牵着童欣,童欣满脸欢喜,吴用心事重重。
  吴用:(担忧地)你以前可说过,你父母死也不会让你嫁给我这个没房没车没钱的穷小子……
  童欣:(轻松地)放心吧,都已经搞定了,要不然能让你来提亲?
  
  7、童欣家客厅 日 内
  一间普通的家庭客厅,茶几上放着烟酒糖茶各种礼品。
  吴用坐在沙发侧位,神态拘谨,表情很不自然。童欣父母坐在主位,严肃地盯着吴用。童欣坐在吴用身边,每人面前放着一杯茶。
  童欣:爸,妈,别老盯着他了,看把他紧张的!
  童母:别紧张,抽根烟吧。
  吴用:不了伯母,我戒烟了。
  童母:那喝口水吧。
  吴用:水也戒了……
  童欣:(捅吴用)水,不是酒。
  吴用:哦。(哆嗦着端起茶杯喝了一口,烫到差点喷出来)
  童欣:(擦了擦吴用的嘴)哎呀,看看你。
  童父:提亲这么大的事,你父母怎么没来?
  吴用:是这样伯父,我爸前几天腿疼厉害了,正在养伤,来不了,本来我妈想来的,可家里养的猪全都得了流感,我爸一个人忙不过来,所以……
  童父:哦,病得严重吗?
  吴用:伯父,您问的是猪还是我爸?
  童父:(一愣,摆摆手)没事了,随便问问。你这次来,不会仅凭一张嘴,就想把我女儿娶走吧?
  童欣:(不高兴地)爸!你们不是答应过不要彩礼的吗?
  童父:彩礼可以不要,但是连个房子都没有,你嫁过去喝西北风啊?再说了,你当时把他夸的跟朵花儿似的,说什么貌若潘安,气质逼人,今儿我一看,就这逼人……
  吴用一愣。
  童父:不是啊……就这气质,比小区门口那保安强多少?你让我怎么能接受他?
  吴用很尴尬。
  童欣:那我也愿意,(起身)反正我这辈子就认定他了,你们看着办吧(生气地起身回了自己房间)
  童母:欣欣?欣欣?(起身跟进房间)
  童父没好气地看了吴用一眼,也起身进入房间。
  吴用一个人尴尬地坐在沙发上。
  片刻,房间里传出争吵声。
  童母(画外音):就这么一个穷小子,你到底看中他什么了呀?
  童欣(画外音):我不管,你们要是不同意,我就绝食!
  童母(画外音):行了行了,我的小祖宗啊……
  吴用低着头,掏出手机摆弄着,心中五味杂陈。
  房间安静了下来,房门打开,童欣从里面出来,走到吴用身边,偷偷比划个“OK”的手势,然后坐下。
  童欣父母随后出来坐回到原位,都板着脸。
  尴尬的沉默。
  童欣看看父母,又看看吴用,一时也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  沉默了一会儿,童父脸扭向一边,终于说话了。
  童父:女大不中留,既然欣欣认定你了,我们也不拦了,但我们有个要求……
  吴用:(欣喜地)没问题伯父,您说!
  童父:办一场像样的婚礼,(掏出一张纸扔到吴用面前)这是清单(头又扭向一边)。
  吴用拿起清单看,脸色突变。
  童母:怎么?怕花钱啊?
  吴用:(强作镇定)不不不,您误会了……
  童父:(仍看着旁边)既然如此,那就不留你吃饭了,快回去准备婚礼吧。
  
  8、童欣家楼下 日 外
  吴用和童欣从楼道里走出来。童欣一脸喜悦,吴用脸上没有一点喜色。
  吴用:我算了一下,婚礼办下来大概要十万。
  童欣:(脸色一收,想了想)孙鹏还你钱了吗?
  吴用:还没有,不过我会想办法的。(站定,双手搭在童欣的双肩上,深情地)欣欣,还记得当初我在守夫崖前给你的承诺吗?
  童欣:(一脸幸福,温柔地)当然记得,你说过你要成为亿万富翁,然后带我环游世界,让我成为……
  吴用:(尴尬地打断)啊……那个……那次是喝了点酒,这些可能要稍稍推迟一下……(整理了下情绪,恢复深情)我当初答应过你,要举办一场让你终生难忘的婚礼,我一定会做到!
  童欣微笑着重重地点点头。
  
  9、【空镜】平原野外 夜 外
  一列老式绿皮火车在夜色中疾驰而过。
  
  10、火车车厢 夜 内
  车厢内坐满乘客,吴用坐在靠窗的位置,拿着手机拨号,然后把手机放在耳边。
  手机里传出“您拨打的电话已停机”的提示音。
  吴用放下手机,面无表情地看向窗外。
  吴用(画外音):这五万块钱可是我的全部积蓄,本来是要留着结婚用的。
  孙鹏(画外音):一个月后保证还你,咱们以前共事那么长时间,我孙鹏是什么人你还不了解吗?(难过地)这次要不是我爸得了食道癌,我怎么会跟你开这个口……行了,先不跟你说了,我爸刚做完手术,想吃猪头肉,我这就去买。
  车厢连接处,龅牙男正在打电话,来回踱步,表情陶醉。
  龅牙男:宝贝儿,一天不见,我都想死你了……(不经意间看见了吴用)宝贝儿,我有点事,一会儿回你啊!(匆匆挂掉电话)
  吴用旁边的乘客正好起身去上厕所,龅牙男走过来坐在吴用身旁。
  龅牙男:(兴奋地)大哥,真是缘分啊,又见面了!
  吴用没好气地看了一眼龅牙男,扭头继续望着窗外。
  龅牙男:大哥你真神了,我按你说的把房子车子存折的照片统统发过去,结果我女朋友立马叫我去提亲,(得意)我算看明白了,男人可以长得丑,但不能没有钱,我现在想想都后怕啊,幸亏当时嫌我丑,你说要是嫌我穷,那我还活不活了,但凡要点脸我也得去死啊,你说对不大哥?
  吴用起身拉开窗户就往外跳。
  龅牙男:(急忙拉住吴用)哎哎哎,大哥,你怎么也想不开了?
  吴用:(大喊)放开我!让我去死!
  
  11、【空镜】平原野外 夜 外
  火车疾驰而过,吴用的喊声飘荡在平原上:“让我去死……”
  
  12、蓬州市火车站出站口外 日 外
  吴用垂头丧气地走出来,抬手看了眼手表,猛地一惊。
  吴用:我靠!(匆忙向不远处的公交车站跑去)
  
  13、大运保险公司一楼大厅 日 内
  小莉一个人坐在前台,无聊地摆弄着手机。
  吴用匆忙跑进大厅,奔向打卡机,刷脸打卡。
  小莉:(抬头看了看)吴哥,你来公司干嘛呀?
  吴用:(喘着粗气,看了看小莉)这问题问的,真没质量,到公司不上班还能干嘛?(快步走向旁边的电梯)你看上去很悠闲啊!
  小莉:上什么班,今儿刘总办四十大寿!
  吴用站住,猛地一拍脑门。
  
  14、大鹏饭店二楼宴会厅 日 内
  刘宝仓挺着大肚子,笑盈盈地站在台上。
  刘宝仓:(拿着话筒)感谢大家来参加鄙人的四十大寿。如果今天各位能尽兴,我保证,下个礼拜,贱内的三十八岁大寿还在这儿办!
  宴会厅座无虚席,嘉宾们一阵热烈的鼓掌。
  刘宝仓:话不多说,开吃!
  一旁的司仪王大鹏接过话筒。
  王大鹏:(对着话筒)不愧是领导哇,言简意赅,那……大家就响应刘总的号召,开吃吧!
  几名服务员推着餐车开始上菜,餐车上放的全是素菜。
  宾客乙:这老刘是真不要脸,为了省点钱,竟然来这儿办庆典。
  宾客甲:这儿怎么啦?
  宾客乙:这家饭店是专门办白事的,上礼拜我媳妇她二姑家的三嫂子的小儿子的老丈人去世,我就在这给他办的葬礼……
  众人一脸懵地看着他。
  宾客丙:(掐着手指算)媳妇她二姑家的三嫂子的小儿子……
  张伟、萍姐、李叔和其他几名同事坐一桌,每人面前放着一瓶矿泉水。
  萍姐:(看了看张伟)销售部经理的位子,就你和吴用俩人竞争,张伟,姐还是看好你。
  张伟:(不屑地)就凭他也想和我争?切!
  同事甲:吴用这段时间疯了似的拉保单,人都跑傻了,前两天居然去隔壁保险公司推销业务,差点没让人给揍了。
  众人噗嗤笑出声来。
  李叔:不过吴用的单子确实不少,听说连养老院都有客户。
  张伟:(一个激灵)哦?是吗?
  
  15、大鹏饭店门前 日 外
  一辆出租车驶来,停在街边。
  吴用从车上下来,匆匆跑进饭店。
  
  16、大鹏饭店二楼宴会厅 日 内
  张伟桌上的饭菜所剩无几,张伟等几个人有说有笑。
  吴用快步走过来。
  吴用:不好意思啊,来晚了。(坐在李叔和萍姐身旁)
  张伟:刘总的寿宴都敢迟到,你还真刚。
  吴用:我也不想,火车晚点了。
  萍姐:还没吃呢吧?
  边说边端起盘子,将仅剩的两盘凉菜倒在一起。
  吴用:(急忙起身端起碗接着)呦!谢谢萍姐。
  萍姐:(掏出塑料袋,将菜倒入袋中)你看你,来这么晚,啥也吃不着,礼白随了!(将袋子挂在椅后)
  吴用放下碗,灰溜溜地坐下。
  李叔:(给吴用倒了一碗矿泉水)喝点水垫垫!
  刘宝仓举着水杯来到桌前,众人纷纷起身,端起矿泉水瓶。
  刘宝仓:饭菜还算可口吧?
  李叔:太可口了!清淡而不油腻,对身体好哇。
  刘宝仓:为了照顾你们这些老同志,我一盘荤菜都没敢上,酒和饮料也都换成水了,就是怕你们吃坏身体啊。
  李叔:是是是,刘总想得太周到了!
  刘宝仓:(指着桌上的空盘子)大家继续吃着,我去那桌看看。
  众人附和。
  刘宝仓离开,众人纷纷落座,萍姐掏出请柬递给吴用。
  萍姐:姐下礼拜办乔迁宴,到时来捧场啊。
  吴用:萍姐,上个月你不是刚搬过家了吗?
  萍姐:上回是人搬家,这回给猪搬,姐在老家不是养了几头猪嘛。
  吴用:(惊讶地)你把猪也接到楼上住了?
  萍姐:(把请柬扔桌上)说什么呢,你才跟猪一块儿住呢,我在老家新盖了个猪圈,给猪乔迁新居。
  吴用:(赶紧收起请柬)哦哦哦,明白了,一定人到礼到!
  王大鹏走过来,一脸堆笑,拿着名片挨个发。
  王大鹏:大鹏庆典公司,婚丧嫁娶不二之选,价格亲民、服务到位,多多关照!
  
  17、大运保险公司办公区 日 内
  同事们陆续走进办公室。
  吴用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,发现桌上放着一张请柬。
  吴用拿起来看了一眼,然后看向旁边的李叔。
  李叔:(笑着)今晚摆了几桌,给孙子办升学宴。
  吴用:(惊讶地)令孙今年几岁?
  李叔:七岁啊,马上幼儿园升小学。
  吴用:(无奈。想了想,掏出手机转账)李叔啊,我晚上有事,就不过去了,五百块钱礼金给你转过去。
  张伟走过来,掏出一千块钱啪地拍在李叔办公桌上。
  张伟:李叔,晚上我有事不能到场了,这一千块钱礼金你收下。
  李叔:(看了看钱,笑着)太多了吧?
  张伟:嗨,亲同事,应该的(傲娇地离开)
  李叔:慢走啊……(转回头,看着钱摇摇头)给这么多……不大合适啊,这让别人怎么想……
  吴用:(闭上眼,咬了咬牙,继续转账)李叔,我给你转了一千零八块,讨个吉利。
  李叔:(点了下手机上的“接收”)哎呀小吴,这是干什么,我又没说你……
  萍姐突然探过一个头,两眼放光。
  萍姐:礼金涨啦?
  吴用一阵绝望。
  萍姐:(高兴地)吴用啊,姐办酒席你一定得来啊。
  吴用:(忙堆起笑)一定一定!
  吴用转过脸,闭着眼,用手指使劲掐着自己的人中。
  
  18、【空镜】养老院大门口外 日 外
  养老院牌匾:“颐养天年养老院”。
  
  19、养老院医疗室 日 内
  医师阿明穿着白大褂,坐在办公桌后,看着桌上有点的紊乱的心电图。
  周大爷吊儿郎当地坐在对面。
  阿明:(抬头)周大爷,你心脏不好,每天必须按时吃药……
  周大爷:行了行了,我耳朵都听出茧子来了。
  阿明:还有,我要是再发现你熬夜聊QQ,我就把你的手机给没收了。
  周大爷:一个人没意思,你说不聊天干什么?
  阿明:聊天可以,你可以白天聊嘛,找秦叔他们……
  周大爷:(生气)我不爱听他们吹牛,整天比谁儿子有能耐,贬低别人抬高自己,说人家孩子没出息、胸无大志、光棍一条、天天上班摸鱼,你听听,这是人话吗?
  阿明:他们说他们的,跟你又没关系,你生什么气啊。
  周大爷:也是,你又不是我儿子,我生哪门子气。
  阿明:(尴尬地)真不是人话!
  周大爷:我可什么都没说啊……就是老秦带的头儿,儿子接回去办了场寿宴,回来尾巴就翘上天了。有儿子很牛吗?我没儿没女怎么了,没儿没女我也照样办寿宴,明天我自己给自己办!
  阿明:行了大爷,别斗气了,身体重要……
  阿明的手机铃声响起,阿明看了看手机,来电人是吴用。
  
  20、养老院门口 日 外
  吴用站在养老院门口。
  阿明从里面快步走出来。
  阿明:我告诉你吴用,你要是再让我帮你卖保险,我跟你绝交。
  吴用:这次不卖保险。
  阿明:(松了口气)那就好。
  吴用:借我八万块钱。
  阿明:(扭头就走)咱俩绝交吧。
  吴用:(一把拉住阿明)回来。
  阿明:大哥,我还是帮你卖保险吧,我上哪给你弄八万块钱去。
  吴用:兄弟一场,这次你必须得帮我。
  阿明:问题是我真没有啊,不是,你要这么多钱干嘛?
  吴用:结婚!
  
  21、养老院大院 日 外
  一群老人在院中,有的聊天,有的下象棋,有的在锻炼。
  吴用和阿明边说着边走到石桌旁。
  阿明:我最多能给你凑五万。
  吴用坐在石桌上,阿明也跟着坐在旁边。
  吴用:家里能给我拿两万,你要是能解决五万,也就差三万了,我再想想办法。(咬牙)都怪孙鹏那个王八蛋……
  阿明:怪就怪你太容易轻信别人,再说了,工作好几年了,你怎么才攒五万块钱啊?
  吴用:(愤懑地)你是不知道,我现在随礼随得连房租都交不起了!我们那公司,一个个疯了似的办酒席,结婚办、离婚办、生孩子办、死人了办、人搬家办、畜生搬家也办,昨天有一家伙,切个阑尾都他妈要办一场!
  阿明:(感叹)这是明目张胆地合法抢钱啊!(想了想)别人切个阑尾都能办一场……你也来一场啊。
  吴用:我小时候不是把阑尾给切了吗……
  阿明:你缺心眼儿啊,我是说找个别的由头,比如你爹。
  吴用:我爹的也切了!
  阿明:(无语)你真是缺心眼儿。你爹今年多大岁数?
  吴用:(算了算)六十。
  阿明:(用力拍了拍手)这不就有了吗?
  吴用恍然大悟,猛地拍一下大腿。
  吴用:对啊!我怎么就没想到呢!
  
  22、养老院门口外 日 外
  吴用一边打电话一边匆匆走出来。
  吴用:喂,爸啊,儿子不孝,准备拿你做个寿宴……不是拿你做试验,是寿宴,哎呀总之你别管了,到时候你人过来就行了。我还要去办事,就这样了啊!
  吴用挂掉电话,从口袋里掏出“大鹏庆典公司”的名片看了一眼。
  
  23、大鹏饭店二楼宴会厅 日 内
  宴会厅内一场宴席刚结束,服务员们正在收拾餐桌。
  吴用和王大鹏并肩走在酒店宴会厅。
  王大鹏:兄弟,只要你不忌讳,咱们饭店啥庆典都能办。
  吴用:忌讳什么?
  王大鹏:你不知道啊?呃……没什么,你想办什么规格的?
  吴用:最便宜的。
  王大鹏:兄弟,那可是咱亲爹啊!
  吴用:这就是咱爹的意思。
  两人走到一张餐桌前坐下。
  王大鹏:别的可以省,席面儿必须得上档次,我们这儿有五百一桌的,八百一桌的,还有一千二一桌的,来哪一种?
  吴用:刘总寿宴那种的,一桌多少钱?
  王大鹏:(热情全无)全素宴啊?一桌二百,五个凉菜、五个咸菜、外加两盆酸菜炖豆腐。
  吴用:豆腐最近有点贵啊。
  王大鹏:干炖酸菜?
  吴用:酸菜也不便宜。
  王大鹏:(不爽)那依你的意思,煮两盆开水摆桌上呗?
  吴用:那倒不是,熬白菜吧,白菜便宜,一百八你看行不?
  王大鹏:(转过身龇牙咧嘴地使劲跺了两脚,然后回过头,若无其事地)行!还要啥?
  吴用:(想了想)帮我印一百份请柬。
  
  24、大运保险公司一楼大厅 日 内
  吴用穿着新西装、新皮鞋,做了一个帅气的发型,红光满面地走进来。手里提着的公文包里塞满请柬,拉链都拉不上。
  小莉站在前台闷闷不乐,手里摆弄着一张请柬。
  吴用满脸带笑地走近小莉。
  吴用:嗨!小莉!今儿看着不是很高兴啊。
  小莉:(把请柬甩在柜台上,愤愤地)王哥老婆生二胎,又要摆喜宴,这个月已经随了七份礼了。
  吴用:(笑着掏出一张请柬递过去)巧了!明天家父也有喜事。
  小莉:(震惊)你妈也生二胎了?
  吴用:谁妈生二胎啊,我爸六十大寿!
  
  25、大运保险公司办公区 日 内
  吴用给同事们挨个发请柬。
  吴用:家父六十大寿!赏脸光临啊!赏脸光临!李叔!明天上午十点,大鹏饭店!萍姐,别来晚了啊……
  萍姐:(接过请柬,脸色铁青,小声嘟哝)猪下崽儿的时候,我还得办一场……
  
  26、刘宝仓办公室 日 内
  刘宝仓坐在办公桌后,张伟坐在面前的椅子上。
  刘宝仓:你能定期找我进行心灵洗涤,这是非常难得的,未来的销售部经理,应该具备这样的不断要求进步的觉悟。相对来说,吴用在这方面就有所欠缺……说到吴用……(眨巴眨巴眼)咱们公司上上下下全摆过酒席,唯独他一次没办过,你觉得这是什么?
  张伟:(脱口而出)土鳖?……哦不……可能,他在人缘方面确实还有些问题……
  刘宝仓:不!这是气度!这气度,深不可测啊!
  外面响起敲门声。
  刘宝仓:进!
  吴用推门而入,笑着来到办公桌前。
  吴用:(掏出请柬双手递过去)刘总,明天家父六十大寿,您一定要赏脸莅临啊。
  刘宝仓:(尴尬地)啊……
  张伟若无其事地看着别处。
  
  27、大运保险公司大楼外 日 外
  吴用从大楼里出来,神清气爽。
  手机铃声响起,吴用掏出手机看了看,开心地按了接听按钮。
  吴用:喂,爸呀,宴席搞定了,就等您老明天大驾光临啦……(突然惊叫)什么?腿疼厉害走不了路,来不了?
  
  28、公交车 日 内
  吴用坐在最后一排座位上,神情低落地打着电话。
  欣欣(电话画外音):(温柔地)别为钱的事发愁,不够的话,我可以想办法。
  吴用:(强作轻松)说什么话,要是连这点事都解决不了,我还怎么兑现当初的承诺……
  前排一位大妈也在打电话。
  大妈:张姐,我没在家,出门了,真的,在公交车上,正听一个小伙儿骗女孩呢。
  吴用瞬间收住笑,面无表情地望着大妈。
  大妈:你可得好好嘱咐嘱咐你闺女,别轻易被人骗了,现在骗子多……
  
  29、童欣家卧室 日 内
  童欣站在窗前打电话,一脸的幸福。
  童欣:(语气温柔)先不跟你说了,拜拜!
  童欣挂掉电话,微笑着转过身,突然被吓了一跳。
  童欣父母站在她身前,面色阴沉。
  童父:(生气地)刚才我都听见了,那小子连十万块钱都拿不出来?
  童欣:(一愣,马上作轻松状)爸,你误会了,他有钱。
  童父:(越发生气)有钱?十万块钱都拿不出来还有钱?(努力平复了下心情,语气有所缓和)欣欣啊,算了,咱跟他耗不起,正好今天你孟叔说要给你介绍个对象,男方各方面条件都挺不错,你听我的,这周日去见见。
  童欣:(也生气了)不去!
  童父:(火又来了)不去也得去!
  童母:(帮腔)欣欣,我们也是为了你好,那个吴用……有什么好?他根本不值得你这么对他。
  童欣:妈,那我问你,我爸有什么好,值得你跟他一辈子?
  童母:(脱口而出)你爸的好可多了……(看着童父使劲想,想了很长时间也没想出来)这个你就别管了,反正,听你爸的就对了!
  童欣:(快速想了想)不行,我和吴用的婚礼已经定了,就在周六!
  童父:周六?开玩笑吧?这么大的事我们都不知道你就定了?
  童欣:我们也是刚定,正准备找时间跟你们说呢。
  童父:(转过身去踱了几步)瞎说!肯定在瞎说!就算办婚礼,也没有那么急的,一听就是瞎说!
  童欣:这种事我能瞎说吗?因为……(急中生智)我怀孕了!
  童欣父母瞪大双眼,惊讶地看着童欣。
  
  30、养老院大院 日 外
  阿明和周大爷坐在石桌前谈心。
  阿明:大爷,别为办寿的事情发愁了,心情放开些,没事多出来散散心,别老在房间里闷着……
  吴用:(走过来)阿明。
  阿明:怎么又回来了?
  吴用:你还得借我三万块钱。
  阿明:(赶紧起身,拉着周大爷)大爷,走,咱回房间!
  吴用:(拉住阿明,急)兄弟,现在只有你能帮我了,我爹有病不能来,寿宴办不了了。
  阿明:(想了想,松了口气)我以为多大事呢,再找个爹不就行了吗,反正又没人认识你爹。
  吴用:说得轻松,明天就要办寿宴了,上哪找去?
  周大爷站起身,两眼放光。
  周大爷:找爹是吧?
  
  吴用、阿明、周大爷三人围坐在石桌旁交谈。
  周大爷:大爷不图别的,就是想热闹热闹,正好你收了钱,我如了愿,两全其美啊。
  阿明:(揉着下巴打量着两人)关键是你们俩看起来,更像是爷孙……
  周大爷:(语重心长)阿明啊,大爷不拿你当外人才告诉你,你这嘴但凡会说两句人话,你都不至于现在还打光棍儿。
  阿明:(连忙认错)是是是,大爷我错了,当我没说。(灰溜溜地玩手机)
  吴用明显动了心思,但还是迟疑不决。
  阿……
返回顶部